∠0 彼時此刻 與電影・共生

西門紅樓因建築特色而舊稱為八角堂。「角」,歐基里德在幾何原本對此註解-角可能是一種特質、一種連結或是一種關係。方位角270°是正西方,朝這方位前進,許是可依歷史脈絡或以街頭脈動,來凝視西門町任一角,但「270°角」企劃不框設既定視角,只找西區各處中的眉眉角角,只探西區中的人物要角,追尋的不只是一段關係三角。


圖說:西門町電影街是全台電影院密度最高。
 
文/溫修涵

在構想270°角首刊的主題時,戒慎惶恐的思考「開始」該是什麼樣貌?「開始」也許是從無形中漸而滋養所生,「開始」也許是在一聲令下後便成的諾言。 誠心的呈上270°角首刊—[∠0 彼時此刻 與電影・共生] ,由角零展開,便得以穩著地基向前;以電影為始,無非它是西門町的根本,它不著規律卻也漸進的帶著西區而起、而落、再起、不落!270°角的開始是種決心,就像你不也正開始閱讀這些文字了嘛!
 
按照習俗,新人初到拜個碼頭是基本,依循著舊規引用「特色街區」這分區是必然—西門町粗估有18條特色街區:美國街、川菜街、紋身街、戲服街、小香港、塗鴉區......這多是大夥常民飲食、嬉笑玩樂、戲綵娛親的必備良伴,但能讓這三種願望一次到位的非「電影街」莫屬。電影街雖被界定在西門町武昌街二段的後面區域,但走過西門町一定會發現,怎麼走到哪都有電影院?!西門町坐擁的電影院密度與品牌數是全台之冠(註1),世界前三名的數位IMAX影廳也在這,還有最具代表性的電影預告牆,聽起來像是在矯情吹捧,身為娛樂重心的台北東區怎非影界霸主?台灣本土電影發展歷史是西門町擁有此不可動搖定位的答案。
 
西門町在日據時期是娛樂休閒中心,全台第一家專屬於台灣人的電影院—「芳乃亭」在1911年順應市場需求順理於西門町(今址:國賓影城)盛大開幕!春雷乍響,戲院紛紛萌芽而生,當時報紙如此形容:「西門市場一代的街道,有五彩繽紛的廣告旗子在飄揚,芳乃亭則有熱鬧的音樂聲在放送,那種有聲、有色的境界有如東京的淺草。」(註2)光復後好萊塢片、台語片興起,最繁盛時1個西門町同時有37家電影院。彼時,西門町人稠物穰;台灣電影蒸蒸日上,西門町與電影—它們一起撐起台灣最繁盛的電影時代,也同被劇變的洪流沖得倒地,一百多年來攜手「共生」持續地走到,此刻。再起後永遠不落了,因為電影用它的方式讓西門町得以永恆的存在。
 
1986年經典電影《英雄本色》一開場,火車疾駛而過,由周潤發飾演的小馬哥倚著天橋看著報紙,憂愁卻迷人的穿過平交道,感嘆著江湖道義已不存在的那個場景,正是三十年前的西門町!畫面裡中華商場、新世界戲院、中華路上行駛的火車與西門圓環,如今也成了我們感嘆已不存在的事物。1988年《殭屍大鬧西門町》內容如片名,恩,就是西門町有殭屍出沒,這部更是完整地紀錄西區當時的生活風情。來到1992年,侯孝賢導演《少年吔,安啦!》、蔡明亮導演《青少年哪吒》到2007年林育賢導演《六號出口》,核心背景都在西門町,這三部呈現出20年間西門町街景的萬變,但20年來不變的是青少年依然從叛逆中尋找自我、從刺激中尋找存在、從傷害中尋找認同,西門町意象與青少年議題始終是最佳搭檔。今年上映由BBC製作的電影《X+Y愛的方程式》更將西門町城市形象推向了國際。
 
西門町給了電影一個發芽的場域;電影給了西門町一個發展的條件。電影用他的特性紀錄了西門町成長演變;西門町則用他的個性給了電影創作靈感。如此親密的共生關係,無論是在過去還是持續發生的此刻始終堅定無疑。


圖說:「芳乃亭」戲院為台北第一家電影專屬戲院。照片提供:臺北市文獻委員會

圖說:1963年,紅樓劇院電影開演,到紅樓趕電影成了當時人們的共同記憶。照片提供:臺北市文獻委員會

 
 
圖說:《青少年哪吒》是導演蔡明亮的首部劇情長片,1992年出品。 照片提供:中央社訊息平台
 
註1:西門町電影院百家爭鳴各領風騷,有的以聲光效果領先群雄、有的以非主流電影為號召、有的則和電影節共結盟、有的以平實價錢為吸引力,各種比較各種討論網路鄉民大大們已備齊任何你所需資料,西門町電影院皆能滿足你各種看電影需求啊!
註2:參考於《台北西門町電影史》葉龍彥 著 民國86年